中国旅游景区网欢迎您!
中国旅游景区
当前位置: > 旅游游记 > 江西游记 > 2009年春节婺源游(二)——理坑-清华彩虹桥-双河-延村-思溪_婺

2009年春节婺源游(二)——理坑-清华彩虹桥-双河-延村-思溪_婺

发布时间:2009-07-03 19:52来源:中国旅游景区所属栏目:江西游记 浏览:次点击
所属景区:婺源

2009年1月28日 周三,大年初三 睛

早起,先去远的不方便的地方,卧龙谷or理坑?交给班车决定吧。上了3路到达北站,让Janet排着队,我想向司机了解各线最早开车和最晚回程的时间。先看到理坑的一问,马上就走,票可以上车再补,冲进售票处拉着Janet出来跳了上去。车上坐位都满的,要到清华才有很多人下车。早饭没吃,奔波这一阵子也饿了,上了车便将昨天未解决的面包拿出来啃了,85度C的面包果然还是刚出炉时热气腾腾的最好吃啊。

本想一路看看风景,可以对回程的行程停留有个底,但是站着不方便,算了,休息,不想那么多。晃晃悠悠的前行,路没想象的艰难,也没有以为的那么偏远,2小时左右就能从县城到达理坑。沱川段也没有各攻略说的那样精彩,也许是季节不对,和Janet都认为隐约中与浙西大峡谷的景色相似。

终于到了理坑,青瓦白墙、小桥流水、狭长的石板小道,感觉还是很不错的。没有请导游,自行地穿梭于各个建筑之间。沿着河边走时遇见一位老奶奶,去了她家坐了坐,那个池塘很漂亮,方方正正的池子、干干净净的池水中几十尾红鲤或黑鱼静静、缓缓地游动。攻略说理坑玩个一两小时就足够了,然而走在河边,走过天心桥,进入一家又一家曾经辉煌一时的官乡宅院中,我和Janet都觉得也许今晚住在这里也是不错的。


(理坑的孩子)


(小小的窗关住了火势的漫延,也关住了屋中的女人们)

午饭吃了荷包红鲤鱼,怕会腥,选择了红烧,另点了两个素菜。遇见了广东来的一家,对小青菜甜甜的口味赞不绝口。和他们攀谈了起来,他们去过了很多地方,也对西部留恋不已,呵呵,又让我有些回到四川云南之旅的感觉,真好。

关于红鲤鱼,这是理坑、甚或说婺源很有名的故事。鲤鱼本不能食,但很久以前,用现代的话来说:宫中御厨开发、培育了新的改良可食用品种,仅供皇宫御用。而有一个祖籍理坑的宰相告老还乡时,皇帝御赐了几尾,被他带回供养。从此便有理坑,也仅有理坑这处可以吃的鲤鱼相传。算是一个人杰地灵的故事吧。


(理坑午餐和静静的鱼塘)

午饭时给带我们来的班车售票员电话,她们最后一趟快到了,虽有些不舍,但还有很多地方可去,随便再走走,就去等车吧。不过等我们到了来时的村口,正看到一辆疑似班车绝尘而去,不会错过了吧?也没遗憾,可以按最初的心动,在这呆一天未尝不可。还是打了个电话给售票员说了一声,她不在车上,让我们等着,她让车回来接我们,呵呵,还是住不了啊。

到了清华直接去彩虹桥,有人从一座长桥走向对岸田间山野,那边比这边的水泥吸引人多了,我们便也跟去了。去彩虹桥有一条小路可以免门票,Janet说也许这就是。管他的,这边风景要比对岸有味道的多,当一新景点玩就是了。在这里发现了脚下那一块块铺路的石板似乎都是古物啊,光绪、道光……要不搬块回家?嘻嘻……对岸有人在喊话,初时没听清也没注意,后来发现喊的就是我两,这的确是通往彩虹桥的小路,而我们都是大红色的衣服,太醒目,被发现了。停留了下没理他们,继续悠悠前行,到时补票不就好了。果然有人来拦,说话听着不舒服,赶着我们要快点离开。不想多费口舌,回身,但快慢你管不着。别说对建筑没大兴趣,就算有兴趣又怎样,有一座彩虹桥,就有千千万万的彩虹桥,建筑特色在一个地方总有重复,至多此处规模大些罢了。事实也证明思溪进村的廊桥与此处一样,就是小点。


(走向彩虹桥,脚下的刻字古董石板)

回来时在桥下溪边和Janet打起了水漂,好久远的玩乐了。第二枚的最多,跳了五六下吧,之后没找到称手的石片,太大太厚,就三个为主了,Janet的状态到是越来越好。

去思溪延村太早,带着Janet去了清华附近的双河,仍是青瓦白墙。在一座现代泥水大桥下的草甸上玩了半天自拍,回了路边等班车去思溪。一小黑车司机搭讪说没班车了,开价60拉我们去。一边玩去吧,又不是没做功课,没坐过班车,开这个价格谁搭理你。没车我就住清华,明天去卧龙谷还方便些,耐心的等着。对面还有一对老外,小黑把他们领了过来,Janet上,原来要去县城的。订下一车60元,没有多想,也不想解释你远我近的,所以你要多付我要少付,太累,平均吧。路上老外还说来时班车只要8元,呵呵,比中国人有价值概念。网上说思口镇到思溪村还很远,一定要和司机说清楚是要到思溪村才行,叮嘱小黑一定送到后才上了车。售票处说到了,放下我们开车拉着两老外跑了。

买票时也挺搞,非要我们买145元的联票,我说我们也就明天再去个卧龙谷,加起来再贵也贵不过100。总算同意卖单张的,还嘀咕明天还是要补联票之类的,当没听到。听我们有一张学生票,又不高兴了,说只有全票,嘁,旁边的公告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学生票8折。又说了半天,他们自己人也开口说话了才放行。

进了景区没多久其实就发现这个小黑司机仍然涮了我们,叫他小黑还真没错。售票处到思溪村还是挺远的,攻略说送到思溪村应该不是这个思溪景区售票处,不过心里到是很平静而安然。宽宽的柏油马路和三三两两摩托驶过还算让人有安全感,并且正好经过延村,闲闲的穿村而过,明天不用在这个景点上浪费力气了。回到大道上,和Janet在夜色中一路踢着松子踏入了思溪。

过了一座很古感的廊桥,一位正吃着饭的妇女迎了上来,问我们要导游、要住宿吗?她可以带我们找。其实并不想跟人走,不过看看已经黑了的天,算了。她又能赚我们多少?不喜欢、价格不合适不住就是。问我们想住什么样的,想了想说:“有特色的古宅吧”。“那带你们去拍《聊斋》的宅子吧”那个妇女说。“啊!聊斋啊!”,看着Janet怕怕的样子,笑了。我到有些兴趣:“去看看吧,是拍《聊斋》的地方,又不是真的聊斋古宅,若看了不喜欢,再换就是了”。Janet想想也是,后来证明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路上那个妇女又向我们说起要找个导游才能了解思溪村的历史,她的话只要十元就行。官村理坑也没找导游了解那些辉煌,只是抚过那历史的墙、看着那狭小的窗和窄窄的道、嗅着空气中闲散的味、欣赏天心桥上的顽童和古宅中老妈妈的快乐,足矣。历史是什么?早已过去的东西。不过看在黑夜中带我们找住宿的辛苦,让她带着参观也无妨,又不贵。约定第二天晚些来找我们,想睡到自然醒。

到了古宅决定住下。晚了、累了、饿了,呵呵。那个女主人——三个女儿的妈妈看起来很纯朴,话不多,但一直笑着。去了次卫生间回来,Janet已经把晚饭搞定了,和她们一起吃。因为有野生鲫鱼,听说她们买来也要三十元一斤,所以这顿饭收我们30元/人。也好,当地人过年吃些什么,这样是绝对正宗的体验了,再说就算我们出去点菜,怎样也得60以上,还不一定特色,又是一次太明智的决定。本来主人家一人一条的野鲫鱼匀了一条最大的给我们,只铺了薄薄一层葱姜,大灶台蒸出来的。有生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鱼,鱼肉和那蒸出来的少量汤汁,口中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原汁原味的鲜。还有一种特色的蒸糕,好象是什么米做的,但不是糯米,也不是大米,微黄,均匀的夹着些许碎肉粒。第一块觉得味道怪怪的,可后来越吃越香,被我消灭了许多。吃的真好,本来还怕吃的不习惯,呵呵。主人家说她们烧菜从来不放味精,盐也放的少,怕太清淡不合我们味口。窃笑,这种烧法正合我意。

吃饱喝足就想着娱乐了,没看到有电视,也没想看电视,很久没打八十分了,便怂恿大家来了场婺源与上海队的较量。之前一直领先,后来被慢慢追赶着,但总算以10:9我们的领先结束战局回房睡觉。

忘了说了,婺源人真的很会享受生活,他们的凳子很有意思,一个镂空圆木桶,在理坑也看到过,当时还想是什么东东呢。底部圆盘中可以放炭火盆,上半部留一半可以坐人,拨弄炭火的工具很巧妙的叉在凳子上,吃饭打牌时坐着它真是温暖到骨子里头去了。Janet回来后查了一下,看了她的游记才知道那个叫“火桶”,很有意思。当晚打完牌还拎了一个回房当暖炉,一人再贴了一个暖宝宝,呵呵。


(第三张照片中Janet坐着的那个就是火桶)

这家主人现在有六个人在家,妈妈、奶奶、三个女儿和一个过年来玩的亲戚。奶奶自己吃,老呆在房间很少出来,不过也和妈妈一样总是笑嘻嘻的很亲切。大女儿和二女儿在外地同一个城市打工,三女儿因为村里规定每家必需有一个人留守,常年在思溪做导游,不过很厉害呢,后来听说是这里最高级别的专导,可以在规定很严苛的时间中带你游完思溪。三个女儿都有一丝现代女生的精干与练达,但更多的是从妈妈、奶奶那里传承下来的纯朴和开朗。那个亲戚也很活泼,又是在坐唯一的男生,被他家三个女孩差来差去,做这做那,呵呵,感情不错啊。所以我吃喝玩乐的很尽兴。

都已经要睡觉了,还有很多事情可写。两个人只有两条不宽的薄被,错开合盖再加上羽绒服,希望多些温暖吧。我动作慢,Janet一直催我快点上床,她冷。跳上床,她找着各种可以更温暖的姿式。抱着我发现比她还冰,嘟囔着肉都白长了。呵呵,是啊,无论胖瘦,四肢永远是冷冷的,一标准的冷血女人。抱了好一会儿发现真的没用,我一直也热不起来,到从她那里“夺”来了些许热气,她才放弃,只能紧紧的背靠着背。从小单独睡后,与别人同床的记忆有限,更别说这样的贴近,加上冷与陌生的环境,不知能否睡好。辗转反侧中发现想上厕所,旁边Janet没动静很久了,不想吵醒她,也不想穿过那黑黑的长路。我们住在大门旁的房间,估计是原来丫鬟的房间,现在门房的位置,而卫生间要穿过大堂到后厢的最右边。半小时左右的挣扎后,起身穿衣,再憋也憋不过一整夜。Janet也没睡着,一问也要去,正好做伴。意外仍然发生,穿过大堂,正要迈出那道门槛右转,在这样的黑暗中一阵狗儿的咆哮狂叫响起,它白天一声不响、乖觉可爱的样子让我都没有意识到晚上会有这样咆哮的发生,吓得我们一下子就蹿回了屋。相视,怎么办?唉,厕所还是得上,我建议拿手机微弱的亮光照亮黑暗(真文艺的说法),也许那只狗能认出我们而安安静静,虽说觉得不可能,呵呵。到了刚才狗叫的地方,停顿一下,Janet也停了下来没说话,一咬牙,探路先吧。右转狂奔,竟然没叫,自觉安全停下来,半天也不见Janet动作,奇怪,我都探了没事也没跟上来?赶紧叫她。完事后又快速奔回房间,Janet还是姗姗来迟,还说我抛弃了她蹿的那叫一个快……我还以为她让我先开路呢,无语中,呵呵。轻松了,也终于可以睡了。脑中自动浮现出聊斋片断,马上用告诉Janet的那句话:这里是拍聊斋的,又不是真的聊斋。将那些异想轻易的推出脑袋。除了有些冷,睡得比预想的好。

回想才发现,这么悠闲漂荡着的一天,竟然也丰富的可以,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