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旅游景区网欢迎您!
中国旅游景区
当前位置: > 旅游游记 > 海南游记 > 海南片断:我遗忘了直立行走_三亚旅游游记 - 海南游记攻略

海南片断:我遗忘了直立行走_三亚旅游游记 - 海南游记攻略

发布时间:2009-07-16 19:57来源:中国旅游景区所属栏目:海南游记 浏览:次点击
所属景区:三亚

“假若你耳朵苦于世俗的喧闹; 请静静地坐在岩洞边角, 低头默想你定然一惊: 怎会有海仙唱着歌谣?”躲避着沪上的骄阳,心烦意乱地快步走在回家的路上,脑海里跳出济慈的这首十四行诗,心就不由得又往南方直直飞去。就这样,抛开一切杂务,第二天入夜时分走出凤凰机场,我与暌违已久的海南重逢了。

片断一:钓游东玳瑁。随着麒麟号快艇的起锚,港务局码头的浓重海腥味散开了去,身边的水质也渐清澈起来。晨起的雾气在阳光下蒸腾化开,东西二岛安然俯卧洋面展示着三亚名景"波浮双玳"。船工指给我看正西方三亚湾尽头的南山观音,108米的白色巨像从这三十公里外望不真切,如嵌在群山巨冠边沿上的一颗迷你小珠,不由感慨人类浩大繁巨之力在这寰宇之中恰似佛家说的“一沙一世界”。过了三亚角灯塔,船行片刻就到东岛,找片水域定下了锚。东西二岛之所以又名“东西玳瑁”,原是因为渔民在岛屿附近多见玳瑁出没的缘故,但是随着人类活动的愈加频繁,海龟在此踪迹减少已经很难觅到。水质还算得上清透,在阳光直射之下,八米左右深度的水下礁石能看到全貌,珊瑚鱼群在其间穿梭得不亦乐乎。制饵甩竿,注视着水面的动静,顷刻就觉手中一紧,浮子倏沉,赶忙拉竿收线,一尾漂亮的苏眉露着浅绿的尖尖小牙在示威呢。石斑鱼可算得上鱼类中的饕餮之徒,嘴大性子急,频频咬钩,再加上海鲤和海鲈,小半日就已渔获颇丰,攒够了一顿佳肴的食材,鸣金收兵。

片断二:浮潜蜈支洲。平心而论,蜈支洲虽然商业气息太过浓烈,但水质在三亚的确算是最好的了。商业化也有商业化的好处,填单,交钱,自然就有人指引你一路过去,少了自行探究的野趣,倒也不费神不劳力。貌似巨型灵芝的片状珊瑚在蜈支洲的岸礁中唱着花旦主角,占据了空间的大部分;角珊瑚做青衣状在一旁枝枝丫丫地伸展着,哀怨地躲开片珊瑚从斜刺里向上够着阳光;海星和海参如老生般幽幽地躲在角落里独自想着心事;大鱼们围绕着花旦的水袖,似小生痴痴缠缠甜得发腻;狮子鱼插着满身的旗帜,象武生晃晃悠悠,耀着武扬着威,他的致命毒刺足够让我辈入侵者落荒而逃了;成群的小鱼则无疑是小丑了,从“出将”奔到“入相”又盘着腿匆匆跑回……这偌大的一个舞台,好不热闹!

片断三:疾驰五指山。轻车容易熟路难,1.6排量的自动档小车要满载着顺海榆中线爬上五指山区还真是有点难度,听着发动机的噗哧喘息声,无奈只能把排档挂到二档,慢慢挪吧,过了一道弯,变成长长窄窄的下坡道,还是只能挂着二档,不然有磨穿刹车皮之虞。“这个费劲啊,真是折磨人。”我正暗自嘟囔着,又过了一道山口,眼前忽然开阔起来,座座远山高低远近,层次分明,最高峰从云中缓缓探出头来,好一个朗朗乾坤。问路时黎族少女红着脸友善地笑着,又见路边的槟榔树坠着果实,当是如东坡所说“两颊红潮曾妩媚,谁知侬是醉槟榔”吧。遥想起以前曾见拓片《坡仙笠屐图》中苏轼“笑所怪也?吠所怪也?”的出尘风骨,不禁神游。(注:明代《坡仙笠屐图》是唐伯虎所画,画中苏东坡头戴竹笠脚着木屐,着装为海南乡人形象,宋濂为该画题词;“东坡在儋耳,一日访黎子云,途中遇雨,从农家假笠、屐着归。妇人、小儿相随争笑,群犬争吠。东坡曰:‘笑所怪也?吠所怪也?’觉坡仙潇洒出尘所致。数百年后,犹可想见。”)

片断四:侧卧七仙岭。此处入住酒店的特色就是建渠引温泉到别墅的阳台,阳台上砌着石砖的冲浪浴缸,置好热水,放下两侧卷帘,单留正对群山一面,慵懒地躺着,啜饮一口打着卷沉浮杯中的苦丁,淡淡苦味之后,舌尖的微甘和唇齿间的余香缠绕着不肯化开去。天地变色,暴雨忽至,鸟叫蛙鸣全沉寂下去,只有雨滴重重地击打着屋瓦,短短几分钟功夫,雨声又式微了,阳光在七仙岭后卷起了乌云的一角,这热带雨林的天气端得神奇。再看这手中未离的茶杯,苦丁卷叶已经柔弱舒展开来,茶汤渐浓,氤氲幽绿朦胧地映着岭上的阳光。我这样身在热汤,就把满眼的景致收在一握之中了。

片断五:摆渡乐城岛。乐城岛是万泉河口的一个冲积沙洲,因为没有什么战略价值,侥幸数百年没有遭遇战火荼毒。顺着朝阳镇的红土路颠簸着到了摆渡口,小小的渡船在百多米开外的岛那边横着。需要大声招呼船家,那舟儿才慢慢摇晃过来。船家是一个憨厚的当地小伙,不善言辞,规规矩矩地回答客人的每一句问话。我问:“你的船有引擎呀,为什么还要摇橹呢?”小伙腼腆道:“看你们大概不赶时间,油钱现在贵,想省一点。”又问:“我们游客两元船钱,本地人应该不收这么贵吧?”小伙脸红了:“本地人收五角。”再问:“旁边的上岛大桥看样子年底应该完工了吧,到时候你改行吗?”小伙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我无语了,迎面的江风吹来,惬意,就像这里的民风一样,坦诚,不缓不急。岛上的城隍庙据说是全中国除上海之外唯一一处,无从考证,但这城隍庙的门联肯定是我去过的众多庙宇中最为朴实的:“城隍爷爷赐百福,乐邑子孙纳千祥”表露敬意和希望毫无矫揉造作之态,坦荡荡,此乃真君子。

而今当我坐在灯下试图用这些片断拼凑出这次完整的海南记忆时,不禁哑然失笑,细节不少,为何独缺“行走”?暂时忘却直立行走和正襟危坐,算是退化也好,返祖也罢,至少这对我而言,就算是找到度假的真义了。

思绪又随着笔端游走,翩翩往南,停在玉带滩前。那天,坐在万泉河入海口的小轮上,左耳尽是涛声,右边迎着江风,我凛然一惊,仿佛真有海仙在隐约中吟唱许巍的歌:“每一次难过的时候,就独自看一看大海,总想起身边走在路上的朋友,有多少正在醒来……”


(片断一之晚霞笼西岛)


(片断二之众神的舞蹈)


(片断三之廊桥映远山)


(片断四之烟云七仙岭)


(片断五之乐城岛城隍)